[朱玲玲身高]业绩连年下滑 产品频上黑榜 哈药发起自救“新突围”

时间:2019-07-10 星期三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美容院去痘印

图片来源 资料图片

哈药股份与国药控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实现双方产品资源与渠道资源对接及服务资源与信息资源对接等。业内人士认为,这也是哈药股份在收购美国保健品公司GNC押宝保健品业务、与国际知名仿制药企业梯瓦达成合作之后的又一次“自救”。

 

作为国内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已连续6年业绩下滑。2019年第一季度,哈药股份净利润由上年同期的1.40亿元下降至-1.45亿元。与此同时,中药饮片、注射液抽检不合格问题也频频发生。

 

牵手国药控股提高抗风险能力

 

6月28日晚间,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已与国药控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建立面向未来、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根据合作协议,哈药股份将委托国药控股所属子公司进行区域经销或代理销售,借助国药控股的分销网络和物流配送平台,确保直销医院、零售终端或经一次商业分销到达销售终端,减少营销环节和降低成本,保障产品的顺畅销售;另一方面,哈药股份与国药控股还将实现服务资源与信息资源的对接,双方将在企业品牌、宣传策划、市场推广等方面的资源共享,公共关系与政府事务渠道资源的交流与协作,电子信息资源的沟通与共享等方面进行对接。协议有效期为五年。

 

国药控股成立于2003年1月,注册资本为29.7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国药控股总资产为2357.7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资产为428.21亿元;2018年,国药控股实现营业收入3445.2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8.36亿元。

 

哈药股份表示,与国药控股建立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展业务合作,将进一步共享优势资源,推进医药产品与服务领域的广泛合作,有利于公司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为公司全面布局市场、拓展更多的市场提供机遇。

 

对于与国药控股合作是出于何种考虑,7月5日,新京报记者向哈药股份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营收连续下滑,一季度亏损1.45亿

 

哈药股份的医药研发与制造业务涵盖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制剂、中药、保健品等领域,产品聚焦抗感染、心脑血管、感冒药等治疗领域,拥有“哈药”、“三精”、“世一堂”、“盖中盖”、“护彤”五大驰名商标。

 

作为国内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已经连续六年出现营收下降的局面。2013年-2018年,哈药股份营收分别为180.92亿元、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同时,净利润也连续两年下滑。其中,哈药股份2017年的净利润为4.07亿元,同比下降48.36%;2018年净利润为3.46亿元,同比下降14.95%。2019年第一季度,哈药股份的营收、净利润再次下降,营收为26.74亿元,同比下降6.43%,净利润则由上年同期1.40亿元下降至-1.45亿元。

 

对于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哈药股份曾对外表示,一方面是近几年产品开发力度不够,缺乏新产品上市;另一方面公司产品进入市场成熟期甚至衰退期,重点产品之一的高钙片影响力逐渐淡化减弱,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1.72亿元下滑到2018年的7890万元,降幅达50%以上,乳酸亚铁口服液(朴雪)在市场上也已经被其他同类产品逐步替代。此外,公司营销人员流动性较大等因素导致公司产品动销力弱。

 

产品抽检不合格问题频频发生

 

业绩下滑的同时,哈药股份的多个产品在抽检中被曝不合格。5月10日,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哈药股份子公司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生物工程)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批号:201709012)不符合规定,不符合规定项目为微细可见异物。哈药股份排查发现,该批次紫杉醇注射液出现微细可见异物可能是因运输温度过低引起的产品沉淀。

 

2018年11月2日,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经安徽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检验,哈药股份饮片公司生产的槟榔(批号:1611041S)“黄曲霉毒素”项不符合规定。

 

2018年2月2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告,经北京市药品检验所检验,哈药股份饮片公司生产的甘草(甘草片)(批号:1603081S)“含量测定”项不符合规定。

 

2017年7月20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通告,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饮片公司生产的白矾(批号:1508033S)“铵盐”项不符合规定。

 

哈药股份解释称,因白矾、甘草(甘草片)、槟榔均来自于天然矿物或天然植物,存在多个部位原料质量并不均一的情况,导致企业与检验机构的检测结果存在偏差,饮片公司在接到产品检验报告后立即启动售出产品的召回程序。

 

曾经收购GNC、与梯瓦制药合作

 

在营收、净利润下滑,产品频曝不合格的情况下,此次与国药控股牵手,也被外界视为哈药股份的又一次“自救”。

 

2018年11月,哈药股份发布公告,向GNC支付了1亿美元。交易后,哈药不仅获得了GNC相当于转股后40.1%的股权,还获得了在中国内地独家推广、分销、销售和进口GNC产品以及本土化生产GNC产品的权利。

 

稍早前的2018年10月,哈药股份还发布公告,与以色列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签署《授权与分销协议》,获得梯瓦公司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6个产品在中国注册批文和进口批文及20年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并开展生产技术转移等相关工作。

 

梯瓦制药工业有限公司为全球第一大仿制药企业,在中枢神经系统、疼痛治疗以及呼吸系统等治疗领域,拥有多项国际高端的治疗药物。根据协议,5年内梯瓦负责提供产品,并帮助将批文转化为哈药专利品种及进口注册证维护和再注册等相关工作;哈药将借助梯瓦丰富的生产经验与高端人力资源建设符合欧盟标准的生产线,达到共线生产,实现全球供货。双方此次交易及后续投入预计达1.6亿元。梯瓦高端临床品种借助哈药营销渠道的优势扩展中国市场,或将为国际药企打开国内市场探索一条新的通路。

 

■ 业内声音

 

“自救”举措未有明显体现

 

在史立臣看来,收购GNC对哈药股份的帮助并不大。一方面,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收购GNC需要支付的大量资金可能会影响哈药股份在其他方面的布局;另一方面,权健事件之后,国内保健品市场并不乐观。

 

而哈药股份与梯瓦制药签署分销协议时,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专家曾表示,哈药借助跨国企业的研发及生产制造能力,在提升自身生产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层次的同时,将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丰富其高端临床仿制药产品储备,增强持续经营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在国内药企加紧进行一致性评价的关键时刻,此举不失为国内药企进行“一致性评价”的快捷方式。

 

史立臣对此表示认同,不过,“有多少产品能进入带量采购?与梯瓦这样的仿制药企业合作与新药研发不同,产品要有竞争力,入市速度要快,才是仿制药制胜关键。”

 

有专家认为,截止到目前,无论是收购GNC押宝保健品业务,还是与梯瓦制药签署分销协议,都还未在哈药股份的财务数据中有明显体现,这些突围措施还有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新京报记者 张秀兰 编辑 岳清秀 校对 翟永军